新華網 正文
13年,他仗“劍”走天涯
2019-12-30 08:30:18 來源: 新華社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
“肯定都是做給別人看的吧?”

“想先賺點名聲再去賺錢吧?”

“能力不行才接公益案子吧?”

“不收錢真的會全力幫忙嗎?”

?

盤旋耳畔的質疑

人才流失的困境

被大漢圍住的險情

“走不出去”的威脅

?

公益律師這條道

是不是真的走得通?

?

新青年演講第105期

聽法律援助律師

杜偉

如何以法為劍捍衛正義

?

《我和我的農民工兄弟》

文字實錄 杜偉

  從小愛看武俠小說的我,希望長大之后能成為一名大俠,能夠仗劍走天涯。所以我學了法律,以法為劍,為弱勢群體伸張正義。

  大家好,我是新青年杜偉。我是一名公益律師,我的工作是給農民工等弱勢群體免費打官司。

  2007年,100多個來自各地的農民工到四川省阿壩州務工,干了一年多時間,他們的工資被拖欠了。這些農民工兄弟需要工資來養家糊口。他們有的家里面有病重的父母,有的孩子需要學費,家里面喂的豬需要飼料錢,播種需要種子錢。他們有的被拖欠幾萬塊,多的有三四萬,少的也有好幾千。他們大多都是家里面的頂梁柱,一旦工資被拖欠,整個家里的經濟就陷入了一團亂。

  我們將這100多個農民工作為原告,將建筑公司、開發公司作為共同被告起訴到人民法院。但由于開發商和建筑公司之間扯皮,互相推諉,案件一度被中止了。我前后60多次往返于法院等相關部門,整整用了六年的時間,終于為這100多個農民工討回了他們的血汗錢。

  除了欠薪案件,我還代理過很多工傷案件。工傷案件是我們最不愿意辦的。如果遭遇欠薪,那就是幾個月白干了,但一旦農民工遇到工傷,將會對他一生帶來無比巨大的影響。

  農民工老牟就是這樣一個人。他遠赴東北去打工,在東北一個建筑工地遭遇了工傷。由于他沒有任何證據,沒有簽訂書面勞動合同,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在工地受傷,當時人社部門中止了,讓他申請勞動仲裁。

  但后來包工頭給他講:“你先回家,先治療?!苯Y果,后來包工頭的電話再也打不通了。當時,包工頭只給了幾百塊錢的醫療費,給他買了火車票,讓他回四川老家。結果回四川老家之后,他的傷情不斷地惡化,很多地方都血腫,后來全家舉債為他治療。

  我們當時決定千里維權。我記得那會也是冬天,整個東北冰天雪地。最終我們通過建筑公司聯系到了包工頭,建筑公司和我們達成了調解,支付了他將近20萬元的工傷賠償金。

  做法律援助,實現了我的大俠夢。但大俠不可能都是所向披靡,大俠也會遇到危險和挑戰。

  我辦理的一起農民工案件,就是到建筑工地去談判。我們當時被彪形大漢圍住。當時這個包工頭講:“維什么權?你不要以為你是律師,小心你自己都走不出去!”而且把我關到了一間辦公室里面。還好當時我帶了助手,我給我的同事一個眼神,他借故去上洗手間,出去撥了110。很快,警察趕到現場,把我們解救出去了。

  最開始大學畢業之后,我并沒有從事律師工作。我在一個國企做法務,但我當時是代表用人單位。有一天,我們一個農民工兄弟在一個特大橋施工,結果不慎墜入水中。

  當時找到我們公司進行協商的時候,我告訴他們這個案件跟我們沒關系,因為我們已經合法地包給了總包單位,由勞務公司來招的農民工兄弟與我們并不形成勞動關系。但那會兒,我們很多勞務公司都是空殼子,他找到勞務公司的時候,勞務公司的老板已經逃之夭夭了。

  因為他是二級傷殘,基本上下半身都癱瘓了,需要巨額的醫療費,他家里面有三個孩子。后來我們通過工會的困難幫扶,給了他一些補償。這件事當時對我的觸動特別大。我想,作為一個法律人,我們是為了追求公平和正義。但那會兒,我特別失落。

  也是在這種契機之下,我回到成都休假期間,通過報紙看到有一家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招聘,當時毫不猶豫地填了入職申請表。這一干,就是快13個年頭,為農民工等弱勢群體挽回經濟損失1.3億元。

  隨著我們國家的法治建設越來越好,我們現在農民工兄弟姐妹維權的案件也大幅下降。但我們仍然有這樣一個公益情懷,我的初心就是當年的俠義夢。我們也覺得,公益法律服務事業的明天會越來越美好。

  我是新青年杜偉,謝謝大家。

?

收錢做事、顛倒黑白?

對律師這一行

很多人戴著有色眼鏡

卻忘了誰都有申辯的權利

傾盡全力、分文不??!

他為農民工等

弱勢群體免費維權

有的官司一打就是六七年

“總有人要站出來發聲”

?

沒簽合同、證據匱乏

維權意識薄弱甚至采取極端行為

讓法律援助困難重重

但他一直守護著這群人

“就是為了正義和公平”

?

收入微薄、辭呈不斷

一年數百案件甚至一天四次開庭

讓公益事業舉步維艱

但他始終不曾選擇離開

13年來,他和他的團隊

辦理法律援助案件5000多件

幫助8000多人

挽回經濟損失1.3億元

指導企業規范用工

參與相關立法工作

廣泛進行普法宣傳

……

?

如今他們嘗試“兩條腿走路”

一方面繼續進行法律援助

另一方面開始提供有償服務

實現“自我造血”

年少時的武俠夢

法律人的正義感

讓他堅定站在強勢的對立面

讓不公待遇得到正義的回應

?

青年說×法律“俠客”杜偉

訪談實錄 杜偉

  問:公益律師是怎樣一個職業?

  答:律師職業它本身是一個舶來品,是為正義而設的職業。在我國,律師也被稱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制工作者,我們是法律職業共同體的一員。只不過我跟其他社會律師不太一樣,我花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做法律援助。我認為它不僅僅是去掙錢,而且要有社會責任。

  問:最初做公益律師的感受是什么?

  答:我記得當時我們的辦公室只有40多平方米,我們只有三個人。我在成都從2007年到2010年,連續差不多4年時間,每個月只有1100元的收入。要知道,我在國企的時候,一個月還有四五千,當時是非常艱難的。所以很多曾經的同事,很多的年輕人,他們選擇離開,我非常支持,也非常理解。

  但后來我們到2011年、2012年的時候,我們的公益法律服務越來越專業化了。我們設立了公益法律服務的“??崎T診”“急診”,開展的一系列有償法律服務,都可以很好地解決這樣一個問題。

  我們最為自豪的是我們十多年的時間,包括我的團隊,獲得了困難群眾贈送的500多面錦旗,每一面錦旗都是一個故事。

  問:除了工傷案和欠薪案,還代理哪些案件?

  答:我們還有大量的勞動爭議案件,比如說女職工權益保護,孕期女職工被開除,在一個企業干了很多年,然后被開除,沒有拿到經濟補償金、賠償金。還有未成年人權益保護案件、老年人贍養案件。有一個老年人贍養案件,我們前后總共給他提供了七次法律援助,因為她的子女不支付贍養費。我們雖然官司打贏了,但每隔一年半載,我們就要給它申請強制執行。只要她在,我們就一定給她去追索她的贍養費。

  問:我國法律援助開展的現狀如何?

  答:應當說,我們的法律援助制度越來越完善。我們之前是依照國務院發布的《法律援助條例》,是行政法規,現在由全國人大制定法律援助法。我們要建設城鄉全覆蓋的公共法律服務體系,讓我們的老百姓打得起官司,讓他們能夠在每一個案件當中感受到公平和正義。

  問:有沒有想對青年律師說的話?

  答:首先我們青年律師要放平心態,要自信處事??赡芮嗄曷蓭焺倓側胄袝媾R很多的瓶頸,比如案源的問題、收入的問題等。青年律師能夠自信處事,可以解決發展的很多問題。

  第二點,我認為我們青年律師要律己養德。我們不能被社會太多的金錢誘惑而迷失了方向,而不知道律師的本質屬性,只給有錢人、大企業、大公司打官司,維護他們的權益。

  第三點,我認為是我們青年律師要匠心立業。未來律師事業的發展,我個人認為肯定是走專業化之路,因為我們律師制度恢復重建今年剛剛是40年,我們律師的專業屬性越來越強。所以一個青年律師不可能又會民事,又會刑事,又會公司法、又會做非訴,我們要確立一個方向,就是把一厘米的寬度做到一萬米深,這樣我們青年律師的發展也會越來越美好。

圖集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陳曦
13年,他仗“劍”走天涯-新華網
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60051210417503
如何打好麻将牌 中国体育彩票顶呱刮app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 上海快3最新结结果 学炒股要多久 北京赛车pk10网址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东方6+1历史开奖结果 腾讯欢乐捕鱼怎么更换名片 股票配资风险大吗